书城青春再见,你的世界

第6章

6.

二零一六年十一月,阿七和辰灏最后一次见面,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阿七特意选了十一月的最后一天,她说不希望在十二月见到辰灏,即使不再相见,却不希望真的找不见他,因为他在回忆里等她。

阿七断断续续的还是能知道辰灏的近况,都是晚讲给她听的。明明约定了不再提及辰灏,可还是时常讲到他。每次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辰灏,说着说着才意识到怎么又说到了他,然后两个人就会快速的转移话题,可下一次依旧如此。

阿七说,她和晚之间注定摆脱不了辰灏,这样也好,能让她记得她和辰灏之间的回忆。

阿七是在三月听晚说辰灏要做爸爸的。刚好阿七和辰灏认识七年。而晚和辰灏也认识两年了。阿七听到这个消息是懵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的。

阿七笑着祝福辰灏,终于随了他的愿,阿七知道,辰灏是有多么的喜欢孩子。

辰灏终于稳定下来了,即使阿七做不了宝宝的干妈了,可阿七还是从心底为辰灏高兴。阿七说,知道辰灏过的好就行了,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他也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。这是阿七天真的想法,她以为辰灏终于放下过去了。

阿七却不知道这是辰灏扛不住悲伤的开始。

“那辰灏什么时候结婚?”阿七问晚。

“他啊……他不结婚。”晚犹豫着对阿七说。

“为什么?”阿七不解,辰灏都当爸爸了为什么不结婚。

“因为没有新娘。”晚说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这让阿七更加不解。

“你觉得辰灏出国后过的好吗?”晚没回答阿七,而是反问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阿七突然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他越来越糟糕。”晚说。

“怎么可能?”阿七不相信,辰灏怎么会越来越糟糕。

“他在出国后就离开我了,我找不到他了。”晚接着说。

“那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?”阿七有些生气。

“是你自己说不要再提及辰灏,你忘了在他出国后你说的话了吗!”晚似乎也生气了。

“嗯我记得,抱歉。”阿七说。

“我也是在一个月前知道的,他又突然回来了,还说再也不会离开了,我以为他不会再找我了。”晚失落的说。

“为什么?他之前不也是离开了再回来,反反复复的吗?”阿七问。

“他在出国前问我,要不要跟他走,我没答应。”晚的这句话,阿七感觉不到她的任何心情。

“呵呵,又是这个。”阿七回道。

“他说他到了国外就在那边开了一家咖啡厅,然后重新回大学继续读书,可是一个华人女孩每天都在追他,他不懂得怎样拒绝,因为怕拒绝了会招来婷婷那样的对待。”晚开始对阿七讲辰灏的近况。

“然后呢?你一次说完,我听着。”阿七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辰灏的生活。

“辰灏没有拒绝,也没有答应。那个女孩就觉得辰灏肯定答应了,然后告诉了很多人。可是过了两天就在辰灏的面前和一个外国男生接吻,还嘲笑辰灏是个小白脸,是注定要被抛弃的。这样又让辰灏想到了之前,他好不容易才忘掉一点点过去的。他又开始酗酒,每天都不回家,有半个月之久。在这中间,有很多女人会在酒吧里和他搭讪,他都没拒绝,然后一一和她们发生了关系。”晚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,阿七知道,晚听到辰灏对她说这些肯定是心碎的。

“后来呢?”阿七觉得悲哀,辰灏怎么变成这样了,那个女人究竟是把辰灏伤成什么样子了。

“后来在那个酒吧遇到一个女同学,辰灏并不认识她,因为辰灏每天只顾着读书和打理咖啡厅。辰灏喝醉了,她送他回了她自己的住处,然后辰灏就和她发生了关系。她在辰灏离开时对辰灏说,她是喜欢辰灏的。可辰灏怎么会信,她才认识他两个月就谈喜欢,怎样都太轻浮。”晚继续说。

“那个女同学就怀孕了?”阿七问道。

“嗯。没过两天辰灏家里人就找到他了,然后把他带回家,他也慢慢冷静下来了。可新年的时候那个女同学突然找他说有了他的孩子。辰灏不相信啊,仅仅一夜怎么就有了他的孩子,仅仅一个多月怎么就知道自己怀孕了,怎么可能啊!辰灏让她打掉,可那个女同学去找了他妈妈,他妈妈很生气啊,一巴掌把辰灏打清醒了一点,最终是决定留下孩子的。因为那个女同学说了一句话让辰灏有些感动了,她说她在辰灏喝醉的时候问他了,他最讨厌什么样的女生,辰灏竟然说他最讨厌肚子里死过人的女生。这也是她一定要留下孩子的原因。”晚又继续说。

“那她一定很喜欢辰灏,那又为什么说没有新娘呢?”阿七又问道。

“因为那个女同学也是个固执的人,她说她不会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结婚的,但是也不会让自己成为辰灏讨厌的女生。”晚回答道。

阿七看着晚发过来的文字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合上了电脑。

有了孩子,辰灏会慢慢好起来的吧,阿七这样想,必定辰灏是很爱孩子的。

阿七忙了三个月,一边准备毕业,一边忙着回家乡实习的事情。

七月初,阿七终于忙完了自己的事情,她回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晚聊天了,在知道辰灏当爸爸以后,她们就没怎么聊过了。

“最近好忙,还好没有白白辛苦,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实习单位。”阿七对晚说着自己的近况。

“嗯很好啊。”晚很快就回复了阿七,一如从前一样。

“你最近呢,也在忙吗?”阿七问道。

“还好。”晚淡淡的说。

其实阿七是想问辰灏最近怎样的,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“辰灏的宝宝出生了吗?”阿七最终还是没忍住想问问辰灏的近况,从上次辰轩说别再打扰辰灏后,阿七就真的丢掉了辰轩的联系方式,即使她知道不丢掉辰轩出了国也是会换掉手机号码的。

“还没有。”晚回答说。

“哦。”阿七知道,她不会再有勇气问下去的。

“他好像挺忙的,我们很少联系,他只是偶尔的发发动态,也是无关痛痒的。”晚应该是知道阿七的想法的,不然不会继续和她絮叨辰灏的消息。

“哦。”阿七还是只回复了一个字,不咸不淡。

阿七又要忙了,刚刚毕业进入单位实习,阿七想快点转正,她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像辰灏一样,她需要赶上辰灏的脚步。

“辰灏的宝宝出生了,儿子。”晚在阿七生日的前一天发消息给她。

“太好了,什么时候啊?”阿七有些兴奋的问道。

“昨天吧,我看他的动态这样说的,他还没给我说。”晚也挺替辰灏高兴的。

“他以前给我说,不想结婚,就想有个宝宝,现在愿望实现了,他快开心死了吧。”阿七真的好开心,真的好替辰灏感到开心。

“嗯,他也给我说过,如果是个女儿会更好,因为他喜欢女孩,他甚至都只想了女儿的名字。”晚说。

“哈哈,那儿子怎么叫女儿的名字啊。”阿七继续说。

“他爸爸起了啊,他爸爸可是从一开始就认定是男孩,所以起了两个男孩的名字让他选呢。”晚说。

“嗯,挺好的。”阿七一颗悬了几年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阿七说,辰灏的生活越来越好了,她也要好好努力了。

自从知道辰灏的宝宝出生后,阿七不让自己停下来一刻,她时刻记得辰轩给自己说的,别打扰辰灏的生活,阿七想,辰灏的生活一定非常的安稳,她不该再打扰他的生活。

阿七可以休息整个十一月,公司给她放了迟来的国庆节假。忙碌的生活让她开始慢慢的遗忘过去的事情,阿七说,她不想再做一个念旧的人,因为辰灏说过,念旧的人总活得像个拾荒者,阿七不要做一个拾荒者。

晚很久没有给阿七发信息了,阿七有些失落。

“最近很忙吗?”阿七问。

“忙死了,忙到不知道我姓什么了。”晚的回复有些迟,但是还好,语气里没有生疏,阿七松了一口气。

晚说她一直在忙学校的事情,因为是班长,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要负责,所以没有时间来找阿七聊天。辰灏似乎也很忙,好几个月都没有动态,晚猜想,辰灏一定是在忙着带孩子。

阿七和晚都认为辰灏现在的生活一定是忙碌而充实的,又是幸福和甜蜜的。

十一月的中旬,晚给阿七复制了辰灏刚刚发的一条动态。那是一条很长很长的动态,辰灏从未发过超过20个字的动态,阿七隐隐的感到不安。

辰灏说,他离开家已经57天了,他说他还是很不好,他说他不想骗“你”了。

辰灏的动态里没提到任何人的名字,却出现了很多“你”。阿七肯定,那个“你”指的是晚,因为辰灏一次次的离开后回来,都会换新的账号,到最后他的好友里也就只剩下晚了,他的这条动态,一定是说给晚听的。

辰灏还说,他一直很糟糕,也越来越糟糕。他说他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了。他说他一直都装作很好的样子,一直在发一些可有可无的动态,一直假装自己过的安稳。他说他以为时间久了就会变成真的,可还是感觉越来越累,日子也越来越难熬。他说他在晚的家乡停留了十四天,说他想念从前的人,想念家人儿子,想念朋友同学,可最想念晚。他说曾经那么好的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,他怎么被遗忘了呢。他说他在的城市在下雨,胸口的伤每到阴天就会痛,但是怎样都比不上心痛。他说他想去见晚的,可还是没勇气让晚看到落魄的自己。他说他想回去参加儿子的百日宴的,可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出席。他说他不想在谁面前伪装了,好累。他说他想晚了,好想晚,他问晚有没有想他,他问晚他还是她的盖世英雄吗,他说晚,我想回家了。

阿七带着无法形容的心情看完了辰灏的动态,晚说,辰灏是在发神经。阿七想,辰灏一定又出事了,他从不发这样的神经,以前不会,现在也不会的。

晚嘴上说着辰灏是在发神经,可还是一遍遍的去追问辰灏怎么了。辰灏是在很多天之后才回复她的。晚说,阿七,我很害怕。阿七安慰着晚,可心里也是怕的要命。

辰灏给晚说,他自己回了国,去了很多地方,像离开阿七的那年一样。辰灏还说,他的状态很糟糕,他失眠的很严重,也觉得日子特别难熬,所以他想出来,让时间治愈他。

阿七是在十月底让晚传了话,说她想见辰灏最后一面的。原因很简单,她想知道辰灏这一年来的情况,也因为阿七从晚口中知道辰灏的情况越来越糟。阿七害怕,她怕再不见辰灏,会再也没办法见到他。

阿七在十一月的最后一天见到了辰灏,那天的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阿七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辰灏,时间仿佛回到了那年的七月,却再也找不回那年的辰灏。

正如辰灏所说,阿七从未见过那么糟糕的辰灏。阿七在的城市刚刚下过一场大雪,温度很低。辰灏只穿了一件外套,在寒风中有些瑟瑟发抖。因为穿的单薄,辰灏得了重感冒。胡子好像很久没剃了,眼睛很红,是因为长期睡眠不好导致的。本来就不胖的他变得更瘦了。

阿七想,那么多年过去了,一切都变了,就连辰灏标志性的微笑也不见了,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。

阿七带辰灏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,曾经辰灏带阿七去的那家餐厅早已不知道搬去了哪里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坐下后辰灏终于开了口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阿七看着面前的辰灏,心痛一刻也没停止过。

回去后的辰灏对晚说,他想了很久的开场白,终究还是只说了一句好久不见。

不用辰灏说,阿七也能想象的到辰灏的近况。正如晚之前对阿七说的,辰灏的生活很乱很糟。辰灏说,在儿子出生后的一个月,那位女同学就走了,临走前没忘记给孩子做亲子鉴定,证明自己对辰灏的真诚。辰灏说,他是和她一起走的,一个回了自己的国家,一个选择了流浪。

辰灏说,他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家里人同意他离家的,辰灏对他们说,自己再在家里呆下去,一定是要疯掉的,他说那样他会选择死的。他说,他想学以前的阿七,在外面让自己的心自愈,却怎样都不承认自己抑郁。

辰灏说,他发的长动态里不仅有对晚说的话,还有对阿七说的话。

阿七对晚说,求她好好照顾辰灏,他是有了很严重的抑郁症。

晚对阿七说,她会的,她会一直陪着他的。

阿七在转身的那一刻,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她本想留住辰灏的,可辰灏说,他们回不去了。

阿七说,能回去的,让我陪着你吧。辰灏说,阿七,你早都已经选择不在我的世界里了。

阿七最终还是忍住了,忍住不在辰灏面前哭,她选择微笑着对辰灏说再见。

阿七说,辰灏,再见,再见,你的世界。

上一章第5章
下一章第7章